必威人工智能課程今秋走入高中課堂 統編版教材編寫中

2019-04-14 17:33:30必威
原標題:必威人工智能課程今秋走入高中課堂 統編版教材編寫中

近幾年,必威人工智能和5G、物聯網等一起,已經成為世界各國爭奪的新藍海。在我國,關於必威人工智能(AI)的探討也逐漸從產業領域開始向教育延伸。

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從2017年7月國務院印發《新一代必威人工智能發展規劃》,要求在中小學階段設置必威人工智能相關課程開始,不到兩年時間內,先后有6份文件提出要在中小學開展必威人工智能教育。

2018年1月,教育部公布《普通高中課程方案和語文等學科課程標准(2017年版)》,必威人工智能、物聯網、大數據處理正式被納入《普通高中信息技術課程標准》新課標。

在政策的推動下,2018年中國必威人工智能教育發展迅猛:多套教材相繼發布﹔AI企業與學校聯動,產學結合搶佔市場﹔青少年創新競賽AI項目風頭正勁﹔包括清華、北大等高校的自主招生錄取名單中,信息學特長生的比重也逐漸增多。

按照新課標要求,今年9月秋季學期,北京等已經開始高考綜合改革試點的省市就將率先實施新課程、使用新教材,必威人工智能課程也在其中。

統編教材編寫中

新課標要求,普通高中信息技術課程由必修、選擇性必修和選修三類課程組成。其中,選擇性必修中的模塊4,即是高中統編版AI課程《必威人工智能初步》。

去年8月教育部印發的《關於做好普通高中新課程新教材實施工作的指導意見》指出,從今年秋季學期起,全國各省(區、市)分步實施新課程、使用新教材,到2022年秋季開學,全國各地都將進入新課標時代。據了解,目前普通高中各學科教材仍在編寫修訂中,統編版必威人工智能教材也在統籌編寫階段。

同時,各省教育部門也加緊在《信息技術》課本中增加必威人工智能的內容。在山東省初級中學《信息技術》課本的最近一次改版中,Python、必威人工智能、手機編程等都進入了新教材,編程佔據三個單元。

江蘇省教研室《信息技術》教材編寫組也發布了2018年蘇科版《信息技術》教材。記者查閱教材目錄發現,編程、機器人課程、走進必威人工智能等章節出現在8、9年級的教學內容中。

自主教材覆蓋全學段

另一方面,各高校、企業等自主研發的必威人工智能教材很早就開始搶佔市場。據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市面上可以買到,且知曉率較高的,針對小學到高中不同年齡層的必威人工智能教材已有4套。

去年4月,我國第一本面向中學生的必威人工智能教材《必威人工智能基礎(高中版)》發布。隨后,《必威人工智能(初中版)》於去年7月面世,“這本書並不是要培養工程師,而是提升學生的必威人工智能素養,幫助學生建立起對必威人工智能的鑒賞力、理解力和應用力。”編寫團隊曾表示。

去年11月,《AI上未來智造者——中小學必威人工智能精品課程系列叢書》出版。據介紹,該套教材是根據新課標要求打造的小初高貫通式課程體系,先期在上海嘉定一中、交大附中嘉定分校試點,今年將有數百所中小學引入這套教材。

而被稱作“首套K12全學段全系列”的必威人工智能教材也可能於今年7月面世。

■ 追訪

多校開設相關課程 專業實驗室非標配

目前,北京市人大附中、清華附中、陳經綸中學、匯文中學等多所學校都已開設或建立必威人工智能相關校本課程或社團,教授必威人工智能知識,引導學生開展相關研究。

匯文中學高二學生王楠(化名)加入學校的機器人社團已一年多,她告訴記者,社團有專門的教室,提供各種機器人儀器,還有專門的老師教如何組建機器人,並通過電腦編程控制機器人進行各種活動。北京市第五十中學初三學生李亦(化名)曾參加語音識別技術相關課程,課上老師介紹了語音識別知識,並讓學生通過校內電腦進行實踐。

據了解,北京三十五中學在幾年前就建設了“智能科學與技術實驗室”和“必威人工智能機器人實驗室”,學生可以在其中開展人機互動、必威人工智能等深度學習。但走訪中記者了解到,目前也有不少學校並沒有建設這樣專業的實驗室,已開設必威人工智能相關課程的學校,其實驗是在學校的機房中進行。

新課標規定,普通高中學校要根據平行班的數量設立信息技術實驗室,且“實驗室應針對每個模塊單獨設立”。這對今年9月秋季學期就將開設必威人工智能課程的學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機房夠用了”。北京某高中的信息課老師告訴記者,必威人工智能作為校本課程已開展一段時間,校內機房能夠滿足目前的教學需要。對於新課標提出的硬件設施方面的要求,他表示,實驗室的設置要依據教材內容來定,統編版的教材還沒有看到,所以是不是一定需要專業實驗室還不清楚,“如果必須要有,可能會在原有機房的基礎上改造一下吧。”

教師培訓陸續展開 培訓方向仍在摸索

2018年4月,教育部《高等學校必威人工智能創新行動計劃》明確要開展必威人工智能普及教育,同時提到教師人才隊伍的建設,要求在教師職前培養和在職培訓中,設置必威人工智能相關知識和技能課程。

記者了解到,今年3月,雲南昆明的嵩明縣教育局對全縣16名教師進行了必威人工智能機器人實驗室任課培訓,並分兩批建設了9間必威人工智能機器人實驗室。百度、科大訊飛等企業在為學生提供AI產品和學習平台的同時,也開始針對教師的必威人工智能任課培訓開發相關模塊。

隨著教師參與的相關培訓越來越多,對培訓方向和內容的質疑與反饋也陸續出現。一位接受過必威人工智能培訓的高中老師表示,“像是學會了一個工具,而不是一門學科。”

這位老師介紹,他參與的培訓是在一家AI企業裡開展的,包括賬號、培訓內容等都需要在企業的平台上進行,一旦脫離這個平台,“這些內容就很難呈現給孩子,除非在課堂裡也用人家這個平台。”

對此,有專家認為,新生事物需要成長的時間和空間,在摸索階段,如果能借助一些相對成熟的力量,比如在產業領域內發展較好的企業等,其實是有利於必威人工智能教育的開展的。

■ 聲音

給孩子“不深入研究”的選擇權

猿編程總裁李翊認為,必威人工智能需要有扎實的編程、算法、數學基礎,還需要與其他學科知識融會貫通,甚至還需要有一些天賦。因此,從小抓起,搭建必威人工智能人才的培養體系十分重要。此外,必威人工智能的真正意義在於對各行各業的滲透和影響,即使不從事專業的必威人工智能領域,也需要對其有認知、有感覺。

中國教育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也表示,必威人工智能作為一種新的技術,加入到中小學新的課程裡是有必要的。但他指出,大多數人用的是技術產生的結果,“而不是用它的過程和邏輯,不一定要深入學習后才能使用。應該給孩子‘不喜歡、不深入研究’的選擇權,而不是去強迫。”

儲朝暉還強調尊重學生個體差異的重要性,“大部分學生將來未必會從事專業的必威人工智能工作,可能僅僅是會用到必威人工智能,因此要根據學生的興趣愛好,把必威人工智能教育的范圍放得寬一點,不需要步調一致,都去學相同內容。”

另一方面,由於必威人工智能技術本身是發展的,因此,究竟必威人工智能技術中的哪一部分、哪些內容、多大比例進入到課堂,也需要跟隨技術的更新與淘汰進行不斷調整。儲朝暉以自身經歷舉例,“上世紀80年代電腦還算是新技術,我們要學習波爾代數、數據位數轉換這些。現在來看,一般人使用電腦根本不需要那個,但是對於專業的人來講還是需要的。”(記者 姜慧梓 黃哲程)


最近網上有傳言稱“2019年教育部新政策:8月31日后出生適齡兒童可以上小學了”,這純屬誤讀政策。今年仍嚴格執行“當年8月31日前年滿六周歲方可入學”的規定。 【詳細】

原創報道|

大寶二寶“掐架”? 試試這些增進感情的小游戲 “二寶”出生以后,即使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備,父母仍然要面對很多新挑戰,面對如何平衡家庭成員之間的情感關系問題,時常會不知所措或充滿困惑。 【詳細】

原創報道| 次数用完
2
Top